友情鏈接
新聞詳情

大電影:國產文藝片的崛起

大電影:國產文藝片的崛起


《回到被愛的每一天》

10月27日,由何平導演執導、張譯、王佳佳領銜主演的電影《回到被愛的每一天》正式登陸全國院線。這部由第五代導演代表人物何平蟄伏六年、用心打造的首部現代都市情感片,不僅在第四十屆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斬獲導演榮譽獎,更是在之前的點映活動中受到了眾多導演和很多資深影迷的稱贊和傾情推薦。影片通過講述一個在北京打拼多年看似光鮮亮麗的瑜伽老師突然拋下一切回到故鄉小城的神秘故事,展開了一個有關愛與成長的命題。

隨著經濟的飛速發展,上億的人離開故鄉奔向北上廣等一線城市,居無定所、四處漂泊,常年處在一種高壓力、高消費、高房價的生活環境中,很容易產生壓抑、迷茫、困惑等心理問題。而何平導演對當下一線城市多數年輕人這種“無根”的精神狀態關注已久,六年來不斷地從現實中取材打磨劇本,希望通過講述一個溫暖治愈又不乏人生啟迪的個人情感故事,讓那些迷茫的都市人群找到共鳴,找回自己。

木易孝敦(影評人):《回到被愛的每一天》是獻給每一個從小鎮而來卻將一腔熱情奉獻給大城市的人們。像我,像你,像千千萬萬每日在擁擠不堪的北上廣地鐵里被擠到差點懷孕的年輕人。所謂平淡是真,生活本就很平淡,所以何平導演通過一部看似波瀾不驚的電影,卻讓每個人看完都心有余悸,我們每天戴著面具演別人,也許只有到了自己認為安全的地方才會卸下防備做回自己,比如故鄉。

納蘭驚夢(影評人):曾幾何時,“逃離北上廣”成為了一個熱門的社會話題,漂泊在外的年輕人在揮霍完青春與夢想之后,總會不可避免的徘徊在是走是留的十字路口——“根在哪里”是難以觸碰的傷痛,“愛往何方”是糾纏不清的迷惘。在何平導演的《回到被愛的每一天》鏡頭之下,這個離開家鄉到大城市尋找新生活的年輕而又龐大的群體第一次真正意義上以藝術的手法被人們所關注。

鐵任(影評人):有時候我們仰望星空,會發現世界那么遙遠,恢弘,而又壯麗,可是有時候,那個燦爛的星河又是那么近,可以濃縮在一張照片,一部電影之中。《回到被愛的每一天》無疑就是這樣的一部電影,這里有都市,小鎮,石橋與閘門,還有那奔流不復返的一江兒女情愁,這些情景,若非是這部電影,我們早已經漠然。如果能在看著它的時候,每個觀眾的內心也能濺起幾點浪花,那就是一部電影莫大的意義。

戰臺烽(影評人):作為第五代導演代表人物,何平在創作上的品質與道德堅守,很令人佩服,體現在電影《回到被愛的每一天》中,便是帶領觀眾尋找內心歸宿之地的從容與感動。

大電影:國產文藝片的崛起


《山河故人》

10月30日,賈樟柯新作《山河故人》正式上映。《山河故人》上映不到兩日,票房突破1000萬,這對于賈樟柯來說當然是一個漂亮的翻身仗。不僅是票房上的相對成功,更重大的意義是,這部作品終于可以在大銀幕上放映,和全國觀眾見面!在首映禮上,賈樟柯兩次強調,雖然大家過往都是通過影碟認識賈樟柯,但他的作品是為大銀幕而拍的,言談之間不難看出他對國內公映這件事的渴望。

從1995年拍攝地下電影起家,賈樟柯一直以一種特立獨行的姿態堅持現實主義敘事,關注在巨大的社會轉型時代中普通人所要承受的代價。他是國際電影節的寵兒,這些年在國際上獲獎無數,但國內上映之路并不順利,大多數作品只存在于盜版影碟和網絡鏈接中。

2004年的《世界》是賈樟柯首部在國內公映的電影,當年的總票房是120萬。2006年,為賈樟柯捧得金獅獎的《三峽好人》殺入賀歲檔,票房超過200萬。2009年3月6日,《二十四城記》上映,三天票房突破百萬。雖然一路上漲,但依舊是一個不盡如人意的成績。

一方面,作品在國內叫好不叫座;另一方面,賈樟柯作品在國內的上映也路途坎坷。2012年底,賈樟柯在微博上寫道:“忍無可忍,無需再忍,重回地下”,這句話被解讀為《天注定》上映受阻后,賈樟柯的心聲。在《山河故人》的首映禮上,賈樟柯也欲言又止重提此事:“本來以為《天注定》能上映…”2015年,賈樟柯終于回來了。在不少觀影調查中,有些影迷表示,曾經看過很多賈樟柯的作品,希望借這個機會還他一張電影票,也對于他的作品能夠上映表示支持。

大電影:國產文藝片的崛起


《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

由導演李睿珺執導,電影人方勵監制的《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于10月23日在全國上映。《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講述了一對心存隔閡的少年因尋找父親和家鄉,騎著駱駝在西部奇景中穿越千里的故事。影片曾提名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獎、柏林國際電影節“水晶熊獎”,并獲香港國際電影節鼓勵人文關懷的“天主教文化獎”。

《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導演李睿珺是2013年度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的“最佳青年導演”,當時的評委中有馮小剛、王小帥等著名導演。他的上一部電影《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曾入圍威尼斯電影節,廣受好評。導演李睿珺表示自己從不拍只值得看一遍的電影,這部電影表面上是一對少年騎行千里尋找家鄉的故事,但背后有他對歷史和現實的思考,不同的觀眾可以各取所需,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而《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監制方勵曾推出過《觀音山》《后會無期》等成功作品,并憑點擊量過億的演講《感謝你給我機會上場》成為勵志偶像。影片的攝影指導劉勇宏曾掌鏡讓王寶強一舉成名的《盲井》,聲音指導富康和王長銳曾參與《推拿》、《萬箭穿心》等屢獲大獎的口碑佳作。影片的作曲則是曾多次和伊朗導演阿巴斯及中國導演婁燁合作的裴曼·亞丹尼安。強大的幕后陣容,保證了影片的品質。方勵呼吁,對于這樣用心創作和精良制作的電影,業內應給與多一些支持,共同推進中國電影市場的進化。方勵強調,電影市場正日趨多元化,主打明星和大場面的電影像大魚大肉,吃多了之后一樣需要《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這樣制作精美營養豐富的“清粥小菜”。

《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這部電影里沒有一個大腕明星,但每次點映都收獲掌聲和感動。不少影評人將其稱為“少年版《后會無期》”,而片中的少年演員將人物勇敢堅強的氣質演繹的十分到位,令不少女性觀眾聯想起李安所塑造的“少年派”。影片對“公路片”類型賦予更深文化內涵的創造性改造,獲得專業人士廣泛贊賞。更有不少明星大腕如徐崢、韓寒、韓庚、包貝爾、鄧紫棋、李玉、陳正道、鈕承澤、羽泉、李晨、郭帆、韓延、路金波等明星、名導、名人紛紛錄制推薦視頻對影片表示支持。

大電影:國產文藝片的崛起


《心迷宮》

《心迷宮》這位第一次拍長片名不見經傳的新導演忻鈺坤,僅僅花了170萬成本,卻拍出了被譽為是“今年最好的國產片”。從社交網絡上反饋的信息來看,不管是業內大佬、影評人、影院經理人還是普通大眾,都對影片質量呈現出一邊倒的態度:牛!而此次發布的倒計時海報上,醒目的一行字:它比你想象的精彩得多——秦海璐。這是去年FIRST影展上金馬影后秦海璐看完片子后說過的話,而這句話也恰好代表了廣大觀眾的態度。對于影片,導演忻鈺坤直言:“拍攝階段沒有錢,招不來明星,也做不了特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別人拍一個特效鏡頭的費用講一個好故事。”

電影《心迷宮》講述了中國某偏遠村莊里,因為一具莫名出現的尸體而引發的一連串離奇怪事。《心迷宮》自“出道”以來,收獲了國內外無數贊譽,很多媒體表示這是近年看過最精彩的故事,完全想象不到這是一部只有170萬成本的“小片兒”。影迷則把它稱作中國版的《羅生門》《愛情是狗娘》《殺人回憶》等等,對于突如其來的贊譽,導演忻鈺坤坦言自己一直很鐘情這種敘事手法的類型片,也想通過這部影片向大師致敬,但內容上完完全全是在說一個我們自己的事情,只有中國本土才會發生的事兒。從獨立電影到即將在院線公映,一路走來忻鈺坤導演表示很艱難但很開心,在當下浮躁的電影市場中,觀眾對于認真講故事的影片是有需求的,《烈日灼心》《十二公民》等現實題材影片的成功,也讓自己有了更多信心。

《心迷宮》自上映起已然成為全民熱議的話題,除了感嘆影片類型的獨特性和敘事功力強之外,更多的是對劇設、人物動機以及結局的解讀。自10月16日公映以來,雖然排片量連4%都不到,但是憑借強力的口碑不斷地吸引觀眾買票,使得首周末三天票房“高達”435萬,最終成就了這部此前并不被業內看好的“文藝片”。更為驚人的是,這個成績甚至超過了《推拿》《闖入者》《十二公民》這三部今年公認的口碑佳作。跟他們相比,《心迷宮》沒有知名導演,沒有知名演員,也沒有大規模的宣傳經費,卻意外成為了他們中的“票房冠軍”,就像導演忻鈺坤之前接受采訪說的一樣:“我只能帶著好故事裸奔,但我堅信它對得起觀眾,也對得起我作為一個電影人的良心。”

大電影:國產文藝片的崛起


《喜馬拉雅天梯》

《喜馬拉雅天梯》是紀錄珠峰攀登全程的4K超高清極限紀實電影,將鏡頭對準西藏年輕的登山向導,完整記錄了珠峰北坡登頂全過程。《喜馬拉雅天梯》講述的是位于珠峰北麓建于1899年的絨布寺一僧一寺、一座山、一群人的故事。它的名字來自于藏民們畫在青藏高原巖壁上的白色小梯子,當地人稱之為“天梯”,并相信它可以接引世人的靈魂通往圣地,而這些珠峰的引路少年們扮演的正是“天梯”的角色——有人將8848當成旅行的終點,但對他們而言,這只是起點與成年禮。

《喜馬拉雅天梯》在瑰麗壯闊的風景背后,潛藏著面對宗教與世俗,傳統與現實的沖擊,以登山少年們為代表的當代藏族年輕人該如何自處?自然造就如此高的一座山,究竟是要啟示什么?一系列深刻地探尋,觀眾用80分鐘的時間靜靜地登一次珠峰,在路上,在純凈浩渺的星空下,在地球上最高的曠野里尋找答案。

《喜馬拉雅·天梯》前期拍攝制作歷時四年,由蕭寒、梁君健兩名資深紀錄片導演聯合執導;憑賈樟柯導演的《天注定》獲得金馬獎的法國剪輯師馬修歷時一年完成剪輯;國際知名制作團隊Mr. Fantastic(神奇先生)擔綱音樂制作;藏族著名攝影師扎西旺加擔當攝影指導;作為首部紀錄珠峰攀登全程的4K超高清極限紀實電影,拍攝過程實現了多個紀錄片拍攝的第一次:第一次將攝影腳架帶上珠峰峰頂;第一次在珠峰海拔七千米以上高度進行特殊攝影;第一次將飛行器帶上海拔六千五百米的前進營地完成航拍攝影;為了在海拔6800以上完成普通人無法完成的高海拔攝影,團隊甚至花三個月時間把兩名藏族向導培養成了攝影師。但作為典型的類型片,極限紀錄片上院線的價值不僅僅是為了贏得高額的票房,如此豪華的團隊出生入死地完成拍攝,不僅僅是為了實現所謂的“壯舉”,這也是起點和成年禮。

有著近10億票房記錄的動畫電影《大圣歸來》出品人的路偉此次也是《喜馬拉雅天梯》的出品人。他表示,如果《喜馬拉雅天梯》這樣題材,這樣的制作水準,都不能獲得票房回收的話,我覺得未來三、五年紀錄電影都會非常辛苦。談及對《天梯》的票房,他感慨,《天梯》是國內紀錄電影的試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