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鏈接
新聞詳情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過去兩年中,我們對互聯網影視行業進行了全景式調查分析,分別發布了20132014年度的互聯網影視行業調查報告,依托數據\展現互聯網影視行業現狀。同樣,我們的“2015年影視創作人調查報告”就從業者現狀、網生內容特征、行業愿景等幾個方面入手,對當下的互聯網影視再次把脈,希望能夠幫助從業者們更準確、更深刻地了解行業發展狀況,用才情和理性陪伴互聯網影視的下一段旅程。

從業者現狀

年輕人依然是互聯網視頻內容創作的絕對主力,30歲以下的創作人占整個群體的80%,跟前兩年數據相比,年齡結構仍然呈下沉趨勢。一方面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成為年輕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必然滲透到創作領域;另一方面,今年8月的數據調查顯示,影視作品的忠實用戶中有80%來自30歲以下的觀眾,同樣以年輕人為主,需求方對生產方產生了關鍵影響。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女性在傳統影視行業中的邊緣化延續到了互聯網,但在不到10%的失衡比重下,女性作者仍然貢獻了不少視角和表達方式都十分出色的作品,所以希望這個數據在日后變得更加平衡。難于在影視行業入行、立足,使得很多學習影視專業的女生在畢業之后選擇了并不對口的專業,也十分遺憾。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摩爾定律“在視頻創作領域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拍攝、剪輯等電子設備價格越來越低,創作門檻也隨之下降。可以注意到在網生內容中,科班出身的從業者只占據了不到40%,更多的互聯網影視從業者來自于其他專業,目前很多紅火的自媒體欄目、劇集,都是非科班創作人出品。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職業狀態分布從一個側面顯示了自媒體的發展:自由職業者創作自由最多,同時收入也最不穩定, 23%的占比可以說相當之高;更多從業者選擇成立或加入工作室,風險均攤、利益均沾,在創作上也有比較重的話語權;影視公司不僅能夠提供工作經驗,也有更強的設備和人員支撐,所以成了大多數年輕人的選擇。而且,今年新生的互聯網影視公司發展很快,百度入股華策影業、阿里影業發力、愛奇藝影業啟動新網劇計劃、騰訊的企鵝影業和騰訊影業成立,這些互聯網巨頭公司向電影生態釋放的信號,也吸納了大量年輕從業人員,并對現有的互聯網影視格局影像頗大。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創作團隊的規模依然以10人以下的小團隊為主,靈活高效是互聯網內容創作的趨勢,20人以上的團隊則越來越少,可見大團隊的尾大不掉對生產視頻產品反而是一種拖累。個人作業的獨立創作人也占有20%,這些UGC作者雖然單兵作戰,但絕不勢單力薄,各大視頻網站有大量個人作品,是網生內容的重要組成部分。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北京作為文化中心,依然吸引著更多的內容作者,而北上廣深這四個一線強市聚攏了行業內三分之一的創作人,可見影視行業對市場、資金等資源的依賴性之強。與此同時,網絡內容的消費者卻大多集中在三四線城市,“小鎮青年“一直以來都是影視劇等視頻內容最大的消費人群,于是形成了這種以一線強市為中心,全國各處相對離散分布的整體局面。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從團隊的成立時間上看,1年以內的新生團隊占比比去年減少近10%,,而成立1年以上的團隊漲幅很小,說明大多數團隊都沒有撐過一年便夭折了,視頻內容的生產畢竟是一個成本較大的活動,沒有穩定的作品收入支撐,很難實現長時間的生存。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也許是受競爭的壓力影響,拍片量在去年的基礎上也有了少許增加。視頻生產團隊的生存狀況確實不容樂觀,在我們的調查中,年收入10萬元以下的創作者占到82%之多,整體呈比較極端的金字塔結構,對應之前的創作人地理分布狀況,這樣的整體收入水平在一二線城市中并不算高,究其原因,與從業總人數增多不無關系。

以年輕人為主、團隊精簡、以一線城市為創作重心,網生代視頻創作人依然以自己的姿態穩步前行,同時,面臨越來越激烈的行業競爭,和不斷涌入的新人,他們必須更加勤奮。

網生內容特征

隨著互聯網視頻內容的形式多樣性提高,我們更加細分了視頻的品類,其中網絡欄目、網絡電影作為網生內容的新形式都顯示出了上升的趨勢。創作者的主要收入來源由商業廣告轉向了企業宣傳片,占了20%的份額。同時盈利的作品比例增大,說明很多獨立創作者已經有了和市場接軌的意識,會在原創作品中加入更多的產品思維。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視頻流量的分流也更加明顯,大多數作品達不到10萬的播放量。作品的盈利模式越來越多,大多盈利方式直接與播放量掛鉤,所以播放量的圖標和收入圖表重合度非常高。但是隨著觀眾的消費意識和消費能力提高,創作人也有了不少新的盈利點,如付費點播、打賞等等。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以互聯網為主要傳播平臺的比例增加了約16%,而視頻網站首頁的推廣作用減小,說明微博、微信等新的推廣的渠道越來越多。完全沒有任何推廣的項目也不在少數,依然在10%以上,就編者的經驗而言,確實有不少遺珠,雖然制作極其精良,卻因種種原因無法出現在觀眾面前。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大多數團隊仍然愿意拍攝沒有營利目的的短片,只有15%的團隊拍攝的作品全部屬于商業項目,完全沒有拍攝過商業項目的團隊則占了將近四分之一。我們在與創作人接觸中,一些優秀且盈利的項目,制作初衷也是“為了好玩”。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網生代視頻內容的形式愈發豐富,傳播渠道、盈利點也越來越多,同時,受從業人員繁雜的影響,作品品質難免良莠不齊,視頻的播放量不能說明一切,但是確實能夠起到擇優的作用,前些日子大火的15分鐘版《三體同人短片》就是一例。我們也希望優秀的作品能夠以各種方式脫穎而出,被人們看到并記住。

互聯網影視愿景

對于“你最想拍什么?“這個問題,近30%的創作人選擇了微電影或網劇。網劇的火已經家喻戶曉, 2013年網劇年產量不足1000集,而今年網劇的數量,上半年就達到了2243集,被稱為”網劇井噴之年“,火爆可見一斑。

緊隨其后的是大家對廣告、MV的熱情,這兩種內容追求視聽效果極致,編劇上壓力較小,便于發揮影響工作者的創造力。同時這兩種體裁的視頻內容制作周期較短,而回報頗豐,所以也吸引了不少創作者的青睞。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電影、紀錄長片通常是影像創作人的終極夢想,也是創作人拍攝意愿十分強烈的內容形式,53%的創作人表示5年之內會有電影的拍攝計劃。然而目前國內電影的創作環境,確實讓這個夢想不容樂觀,一來國產電影的口碑長期低迷,高票房電影在Mtime、豆瓣等影評網站的評分通常很低,二來,以2014年為例,北美市場最具競爭力的前30部影片中,近70%被國內引進,要跟領先我們幾十年的好萊塢影片打擂臺,沒有國產保護月的助陣確實舉步維艱。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創作人最頭疼的是尋求資金,兩成創作人認為這是自己拍攝影片時最大的阻力,忙于生計、無法宣發盈利這兩項加起來也占了三成,所以至少有一半的創作人,在項目中停滯的原因是資金與想法不匹配。好萊塢導演大衛·芬奇是個預算不到位絕不開機的角色,而這種情況在國內俯仰皆是,此時如果有一些優質的、健康的、有品位的熱錢的進入,對于互聯網影視行業的影響會非常大。

一定數量的創作者認為創意的匱乏是最大的阻力,可見知識產權的創作成本之高,結合之前發生的王源宗延時攝影被盜用等事件,視頻作者知識產權不受重視、維權成本高,也是創作者要面臨的問題。

屬于自媒體的美好時代:2015影視創作人現狀調查


互聯網影視從業者談到互聯網時,會說些什么?有31%的創作人認為互聯網帶來的最大改變,是視頻內容與風格的轉變——確實,網絡的強大傳播力,使得大家很容易看到體量大、溢價高的作品,由此便會有意無意模仿。融資方式和工作思維也會隨之受到影響。

從對互聯網影視從業人員的愿景調查中,我們可以看到互聯網影視行業接下來的形態,微電影、網劇的數量會越來越多,網絡電影、電影中也將有更多的互聯網人參與,資金給創作人帶來的壓力的同時,也讓他們獲得了不一樣的融資方法。互聯網影視的生態還遠沒有穩定下來,接下來它會發展成何種形態,出現什么新的想法和玩法,期待大家去探索。

互聯網影視初長成,今后技能點往哪兒加?

從數據上看,自媒體和網劇的井噴式發展牢牢抓住了業內人的眼球。自媒體的成熟一方面展現在內容上,完成了由UGC為主導向PGC為主導的轉型,2015年,PGC的節目產量約為15000集,整體市場規模估值達25億,不少自媒體品牌已經將自己發展成了有眾多粉絲擁躉的強力IP,以《暴走漫畫》為例,僅依托優酷一個平臺,就創造了500萬的收入,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調查中團隊年輕化、輕量化、工作方式自由化的數據就不奇怪了。當然大量內容的洪流之中,難免泥沙俱下,能給市場留下深刻印象的內容產品實際上并不多,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創作者的收入,與如此龐大的內容產量并不匹配,大部分人仍然以拍企業宣傳片等廣告形式的內容為主要的盈利方式。

而網劇成為創作人最想拍的題材,無疑與今年網劇的空前火爆有關,截止到9月,今年排名前十的網劇總播放量已經逼近80億次,最火的《盜墓筆記》更是以25億余次的播放量遙遙領先,在2014年,《暗黑者》等幾部優秀劇集使網劇擺脫了山寨、Low的形象,使網劇能夠做到既不靠打色情擦邊球,也不靠鋪天蓋地的宣傳,而憑借IP本身的吸引力、精良的制作和優秀的內容贏得觀眾的青睞,今年《無心法師》、《心理罪》、《暗黑者2》等高品質劇集的出現,將網絡劇的整體水平又提升了一個新的高度,《屌絲男士》更是將自身的IP嫁接到了院線電影上,并獲得了市場的認可。

從調查報告中我們可以看出,絕大多數年輕人都希望在拍攝中更自由、更多的創作思維,對拍攝“自己的作品”有強烈的意愿,同時又希望這些作品能夠得到市場的認可,實現商業層面的價值。網劇恰好滿足了這些需求,它沒有什么創作成規,有更大的自由度,以及非常廣闊的商業想象力的作品,是創作人和資本的寵兒。當然,網劇能否保持這樣較大尺度的創作,并延續目前的盈利模式,找到新的盈利點使蛋糕更大,同樣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三分之一的創作人聚集在超一線城市是一個值得思考的數據,區位因素對影視從業者的專業程度、創作習慣、內容風格、受眾群體都有一定影響。我們可以看到,年輕的創作團隊生命周期并不長,這些年輕人在團隊解散之后,有相當一部分選擇到北上廣深發展,資源自然是一個重要的原因,更廣闊的市場、更完備的軟硬件、更多的學習機會、更可靠的團隊、更高的酬勞,都是吸引這些年輕人的原因。

創作人還在持續向超一線城市聚集的原因,恐怕與以BAT三大互聯網巨頭向影視行業的強力入駐、與互聯網影視公司的發展不無關系,百度扶植子公司愛奇藝成立影業公司,并入股華策影視;去年成立的阿里影業今年上半年營收達到2294萬元人民幣,目前有多達30個知名IP儲備;騰訊也成立了企鵝影業和騰訊影業,并發布了網劇計劃,加大了對游戲、文學、動漫的影視化改編,與此同時優酷土豆也在更大的影視領域鋪開藍圖,光線則表示希望成為國內的Netflix,一些傳統影業公司也在尋找與互聯網合作的更多契機,中國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認為“互聯網已不僅僅滿足為電影產業提供技術手段,而是通過融資、并購和戰略合作,迅速改造傳統電影產業的格局。”,也表達了傳統影視行業對互聯網的重視。這些總部多在一線城市的大公司對創作人需求很大,對創作人的吸引力也非常大。

究其最根本的原因,并結合創作人的拍攝意愿、內容播出情況等因素來看,我們不難看出資金是影響創作人工作地點、內容風格與形式重要因素。今天的互聯網影視可以說是炙手的洪流,發掘人才、擴寬盈利空間,讓更多有才華的年輕人不埋沒于洪流之中,讓他們能夠憑借自身的才華、創意、能力成為未來影視行業的發動機,并從中獲益,一直是V電影&新片場所堅持的目標。在這個過程中,也希望行業的分工更加明確,優秀的創作人不用再去思考諸如市場、盈利模式等需要專門職業去思考的問題。

另外,今年的增強現實、虛擬現實技術取得了不少突破性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都對這種未來感極強的新媒體形式產生了巨大興趣,它將會發展成什么樣,發展到底有多快,會對互聯網影視造成什么影響,這個行業還有多少可能性,對我們的想象力和行動力,都是一次令人興奮的挑戰。